不拉灯:有烟没烟的日子(散文)

>

半夜睡不着,就想着起床爆料一下自己,多年前有位朋友发现我有一个习惯,与人见面有三个步骤:一微笑二握手三递烟。自己想想这个发现很准确,的确如此,每次见到人总会不由自主地重复这些动作,养成一种待人接物的习惯。

现在问题来了,我不抽烟了,也不是戒,只是不想抽了。抽烟抽了好多年,突然觉得抽烟是为了求人。有一句俗话说舔屁眼不如递纸烟,见了人就重复那经典的三个动作,以致后来成了习惯,养成了办事求人的习惯。

要求的人,总是有着一官半职的。当我递烟的时候,他们那保养的很好的手就会优雅的抬起来接烟,接下来再等着我把这支烟点着,他们的白皙的胖乎乎的手就在那里等着,等着我的递烟和点烟。我因此熟悉了各种品牌的香烟,熟悉了某某喜欢叼粗支的,谁谁喜好衔着细支的。为了生计而奔波总有些难以启齿的无奈。

现在我不抽烟了,刚才见了熟人,我就剩下了两个步骤,一微笑二握手,微笑就是脸皮动动,握手就是手掌动动,这就大大降低了成本。刚开始就是不习惯,还想进行第三个步骤,还应该去递烟,可是我兜里没有装烟,突然觉得有些亏欠有些对不住人家。那位呢还在等着我递烟,可我没有这样做,从他眼神里看出有些失望。我呢没有说明我不抽烟了,觉得这这样也不合适,以前见人是递烟,现在见人就说我戒烟,还不习惯。

人不求人一般高,相互之间没有了利用,没有了利益关系,就平等了,就谁也能离开谁了,再用不着递烟点火。

遇到要好的朋友呢,我就说我不想抽烟了。这不需要那三个步骤,没有谁求谁这一说。

有烟的日子是忙忙碌碌的也是红红火火的,抽烟抽的得口干舌焦,却也过得心安理得。没烟的日子,缺少了点头哈腰递烟点火,过得平平淡淡倒也实实在在。

我偶尔还抽烟,就看和谁在一起。那天晚上和一个朋友住在外地的宾馆里,就是以烟当茶以烟当酒,聊得很晚。聊着聊着,他说有三四点了吧,我说十二点多,俩人又继续聊。

一晚上把他的烟抽完了,俩人的话没有说完。

>

>

不拉灯:有烟没烟的日子(散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