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阀和大烟的那些事儿

在谈到军阀的时候,双枪永远是个离不开的话题。一支步枪加一根烟枪,在军阀的部队里边,将领抽大烟的要比普通士兵多,即使在那些战士没有抽大烟习气的军队里,军官也多是瘾君子。日子略微好一点,就要抽大烟,这是其时的风俗。北京的小富之家,常常鼓舞孩子熏一口,说是能够让孩子结壮,不招事儿。那时,人们管鸦片叫芙蓉膏、福寿膏,其社会声誉并不像我们今日想象得那么差。当时,西南和西北地区盛产烟土,当地的军阀,为了增加税收,鼓动甚至逼迫农人种罂粟,而农人为了提高收入,也都愿意种。种得多了,又没有人禁,价钱就降下来了,谁都抽得起,抽大烟就跟现在吸纸卷一样了。

>

在中国西南和西北地方,社会各个阶层的人都在抽,很多书籍都提到,到了西南,轿夫和脚夫,路上歇息时,首要做的工作是抽烟,饭吃不吃倒不重要。鸦片这种东西,一沾就上瘾,跟饭和盐一样,戒不了。鸦片也就成为农民的一种经济作物,用以维持生计。鄂豫皖的解放军到了川北,发现没有兵源能够补充,当地的人无论贫富,只要男性个个都是烟鬼,最终只好找那些烟瘾小一点的,弄进来再戒。贫苦百姓,女人抽烟的倒很少,实在没有男人的话,只好找女人来顶替,红四方面军这才有了那么多的女兵。

云南军阀龙云的儿子龙绳武的说法,抽大烟,对部队的战力其实影响不大。过足了瘾,到战场上特别疯,如果战斗正在进行中,战士也知道不打完抽不上烟,所以会更拼命地打。另外,抽烟能够治病,西南地区,烟瘴之地,各种病特多,抽烟的人感觉好得多。一般的头痛脑热,烟鬼是不得的,在军队里有了病,首选的办法是劝你吸烟,不分官兵都是这样。

>

但是用鸦片来治病,治死的也很多,特别是患痢疾,用鸦片治,治一个死一个。打仗赏烟土,能够鼓励战士的士气,但只要对方知道了烟瘾上来的时间,在瘾发或过瘾的时候进攻,那烟鬼部队是没有战斗力的。红四方面军入川总是打胜仗,跟摸清了川军的烟瘾有很大关系,徐向前的回忆录就记载有这些。

抗战爆发后,川军滇军将领们带头戒烟,要一雪内战之耻,因此战绩斐然。与此同时,我国抽大烟的习惯也渐渐消失。

军阀和大烟的那些事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