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烟的女人 你吸烟么?不,谢谢

>

你吸烟么?不,谢谢。

每当一个女人吸烟并递烟,我会暗暗低叹。

今天上班的路上,于广州来往匆匆的人流里,瞥见一个女人在赶路,与别的走路的女人不同的是,她的手里夹着一枝烟,不停地吸着。夏日阳光照着她有些苍黄的脸,吸烟又强调了她原本隐现的皱纹,她不年轻了。较之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她脸上写着的无言寂寞。

我私下里有一种没有什么道理的看法,认为吸烟的人尤其是吸烟的女人,应是寂寞多于欢娱。所谓寂寞如烟,即为此间接的写照。

曾经有个供职于某大媒体的好友,她的聪敏灵慧非一般人可比,譬如说只有高中毕业的她,居然能够过五关斩六将通过各种考试,先在新华社的某内地城市的分支机构谋得职位,然后又到广州考入一家专业媒体。我和她因一个共同朋友的宴请相识,第一次交谈就发现在内质上彼此简直是另一个自己。然后我介绍她给我一个非常了解我的人认识,不出所料,他也挺欣赏她,还告诉我“你们性情确实很像”。

但不同的是,她吸烟已多年。又如我所胡言,她是寂寞的。因为她的冰雪聪明,几乎没有男人可以入她的法眼,而入了她法眼的那个,早已消逝在时光的不远处。“我总是尝试去接受,但总是不能够”,在一次相约去做美容时,她对我如此慨叹。

一年后她又跳去了另外一个城市,通过Email我们偶尔交流近况。她像烟一样,四处飘荡,还和朋友投资成立了一个公司。但总是举步维艰。再一年后我们在广州偶遇,她已显憔悴。而那个她预备安心接受、同舟共济的男人,在讥讽她“落难了你就想到我了吧,我发达了你就要我了吧,可是我已经不要你了”后,很绝情地关上了门。

我陪她在天河喝咖啡,坐在吸烟区,听她低声述说。她很优雅地叼着一枝烟,此起彼伏的烟雾掩藏了若隐若现的伤痛。真正的伤心是没有途径安慰的,愿意讲述和愿意倾听,就是最好的救赎吧。她没有哭,有一类人是没有办法在别人面前哭泣的,哪怕这个人和你同声同源。

再后来她的公司解散了,钱也都赔进去了。而她遇到的下一个男人,也与别人结了婚。我以一种奇怪的感同身受的心理,听说着这些。悄悄难过,却是爱莫能助。

如今已不知道她飘去了哪里。只是,看到吸烟的女人,会生出些不相干的忧伤。

你吸烟么?不,谢谢。

吸烟的女人 你吸烟么?不,谢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