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烟壶奇缘

明万历年间,辽阳有个叫冯文秀的古董商,这年深冬的一天晚上下乡收古董,走到广宁的马市,天就黑了下来。方圆数里之内只有一家客栈,冯文秀上门询问食宿,掌柜的告诉他,吃饭可以,住的地方没有了。冯文秀又饥又累,就恳求掌柜的无论如何也要给他找个住的地方,银子可以加倍付给。

掌柜的无奈,说后跨院有个闲房,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到那儿去住,店钱一分不收,不过掌柜的告诫他说,后跨院内的那个闲房闹鬼,凡是住进那间房子的人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冯文秀说他正想看看鬼啥样呢,掌柜的见冯文秀拿定主意就答应了。

冯文秀吃饱喝足后,掌柜的将他送到了院门就回去了。样子觉得好笑,自己提着灯笼进了房子里。

冯文秀身子疲乏,躺在床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之中觉得似乎有一只冰冷的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睁眼一看,一个漂亮姑娘正在一旁笑吟吟地看着他呢!冯文秀问:“你是人是鬼,是妖是怪?”姑娘扑哧一乐:“公子看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不过,公子不必害怕,我见公子夜半孤寂,特意半夜赶来相会的!”

冯文秀这才仔细打量起姑娘来。姑娘一身白色衣裙,好似天宫里的仙子一般。这姑娘非鬼即狐,要不然屋子门窗关得紧紧的,这姑娘是从何而来?冯文秀这才相信掌柜的话。不过,令冯文秀深感意外的是,姑娘一屁股坐在床沿边含情脉脉地说:“天寒地冻,公子独处寒窑,我来给公子取暖。”

望着姑娘羞色可人的样儿,冯文秀犯了合计。正疑惑间,姑娘竟然宽衣解带。还没等冯文秀反应过来,姑娘笑逐颜开地说:“值此良宵美景,公子就一点也不动心吗?”说着把一个光洁如玉的身子扑入冯文秀的怀中。冯文秀这才明白姑娘来意,一把推开姑娘正色道:“姑娘请自重,我冯文秀不是随便之人。再者,妻子新亡未过百日,我这样做也对不起我在九泉之下的妻子。”

原来,冯文秀的妻子三个月前患痨病不治而死。在冯文秀的心中,除了妻子外,任何女人也走不进他的心中。姑娘听冯文秀这么一说,知道遇见了一个正人君子,拜道:“公子品行端正,令小女子钦佩,天色不早了,公子还是早些安歇了吧!”

姑娘说着长袖一挥,屋中顿时温暖如春。冯文秀惊异间,姑娘倏然不见了。姑娘消失后,冯文秀摸摸床上的被褥,只觉余温正暖,一阵倦意突袭而来,就钻进被窝躺在床上睡了一夜好觉。第二天,当冯文秀从后跨院走出来的时候,店掌柜和伙计都目瞪口呆。

掌柜的走过来问昨晚发生过什么事情没有,冯文秀隐瞒了昨晚上那个神秘姑娘出现的事儿,临走的时候掌柜的还跟他说:“客官,您是贵人呀!进入这个房子里过夜的人能活着出来,您是头一位。”冯文秀没说什么,扔下店钱就走了。

冯文秀这次下乡的收获不大,正合计着再去哪儿转悠几天呢,打对面来了一位花白胡须的老者。冯文秀就问老者前面是什么地方,老者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问:“这位公子,您是做什么的?”

冯文秀就告诉他说,他是下乡收古物的。老者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处院落说:“前面不远处就是我家,公子既是收古董的,想必对古物有所研究,我有一件祖传的宝物想请公子鉴定一下,不知公子可否赏脸?”冯文秀正为没收到多少古物烦闷呢,听老者这么一说,自然求之不得,于是就跟着老者来到家中。

进入庭院,一位十六七岁的姑娘迎了出来。冯文秀不经意地一看,顿时就愣在那儿了。原来,姑娘的神态竟然和结发的妻子长得一般无二。老者问冯文秀怎么了,冯文秀忙说没什么。老者吩咐女儿沏茶招待冯文秀,姑娘将一杯香茶放在冯文秀面前的八仙桌上,就笑盈盈地离去了。

冯文秀越发觉得不可思议,直到老者将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玦展现在冯文秀的面前时他这才回过神。冯文秀识宝无数,从未见如此精美之物,遂对老者说:“老人家,如果我所猜不错,这块玉玦乃是春秋时期燕国的太子丹所佩之物。”

老者一惊,忙问冯文秀是凭什么断定这块玉玦是太子丹所佩之物,冯文秀指着玉玦之上用小篆雕刻着的“丹”字说:“因为此物决绝非寻常人家所有,广宁在春秋时是燕国的领地,仅仅这丹字就足以证明此物是春秋时期燕国太子丹的遗物。当年秦始皇为了统一中国,发动了大规模的兼并战争,太子丹为了阻止秦攻燕,派荆轲刺杀秦始皇,没想到计划失败。燕王听信谗言说,秦之所以进攻燕,全是因为太子丹的缘故,于是燕王就杀了太子丹,可秦国最后还是灭了燕。”

老者兴致勃勃地说:“公子说的千真万确,老夫的先祖曾是太子丹的贴身侍卫,当年太子知道大难临头,就将这块玉玦送给我的先祖作为纪念。先祖感念太子的恩德,隐居乡间后将这块玉玦作为传家之宝,一直传到今日。能识此物之人老夫平生只逢公子一人,公子既识此物,便是有缘人。彩儿,备下酒菜,我要和公子一醉方休。”冯文秀听后又是一愣,原来,他的妻子的名字也叫彩儿,心想,天下巧合之事真是太多了,于是就答应下来。

席间,老者就问冯文秀可有家室,冯文秀就将妻子病亡的事儿说了一遍,老者笑逐颜开地说:“既然如此,老夫就放心了。亡妻希望女儿将来嫁个有才华的人,她在世时有言,谁能说出这块玉玦的来历,就让彩儿嫁他为妻,现知公子没有家室,老夫有意将女儿嫁与公子为妻,不知公子以为如何?”

冯文秀抬头看了看在一边把盏的彩儿,哪知彩儿也在目闪柔情地看着他,心想,难道这是天意?不由脸色一红,说:“拙妻病故未过百日,岂敢忘旧结新?”老者挑起大指说:“公子真是知情重义的真君子,就凭公子品德,老夫也得让女儿嫁你。这样吧,半年以后,请公子来迎娶如何?”冯文秀这才微笑着点了点头。

半年后,冯文秀娶了彩儿为妻。夫妻恩爱,感情深厚。从彩儿身上,冯文秀看到了亡妻的影子,他甚至在怀疑彩儿就是亡妻死而复生了。彩儿勤俭持家,孝顺公婆,口碑极好。

一晃,夫妻二人在一起生活了十六个年头。冯文秀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天中午,冯文秀从铺子里回到家中,意外地发现彩儿不见了。刚开始还以为妻子出门去买菜,可眼见太阳落山,妻子也没回来。冯文秀这才慌了神,这兵荒马乱的年月,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找了三天三夜,也没见彩儿的影子。冯文秀心想,彩儿一定是遇到了不测,急得顿足捶胸。

就在冯文秀苦苦思念彩儿的时候,不知怎的,冯文秀又回到了十六年前的那家客栈后跨院的那间房子里。室内的陈设和十六年前一般无二,与以前稍有不同的是,在八仙桌上有一只漂亮的鼻烟壶。冯文秀正要转身离开,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公子找我一定找得好苦吧,我在这儿呢!”

是彩儿的声音!冯文秀一回身,哪儿有彩儿的影子?就在冯文秀以为这声音是心里所想的缘故,那声音又传了出来,是彩儿,没错,可房间里依然见不到彩儿的身影。冯文秀哭着说:“彩儿,是你吗?你在哪儿呀?”那声音又传出来说:“公子,我就在你身旁的八仙桌子上呀!”

冯文秀一看,八仙桌上除了一只烟壶之外别无他物,就说:“彩儿,八仙桌子上只有一个鼻烟壶。”那声音说:“公子,我就是那只鼻烟壶呀!”冯文秀顿时愣在那儿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彩儿,你不要再开玩笑了,再不出来,我都快急疯了。”那声音又说:“公子,我真是只鼻烟壶。实不相瞒,我是一个烟壶精。”接着,说出一番话来。

原来,烟壶精生前是一个附近的村子里的一个小户人家的姑娘,有一回赶庙会遭一个阔少调戏,不甘受辱撞墙而死,姑娘死后又遇到恶鬼强行求婚,姑娘不从,灵魂就被恶鬼收在烟壶中,埋在小店的地下,烟壶有了姑娘的魂魄,久而成精,每晚吸食男人骨髓,为了修炼道行脱离苦海,便化为美女吸取过往恶人的骨髓。

因为姑娘生前死后都遇到好色男人,所以讨厌好色男人。可她从未见过像冯文秀这样的正人君子,在一瞬间就爱上了他,于是便化为他前妻梅子的模样和他共度十六年。那个让冯文秀鉴别玉玦的老者是她的一个狐仙邻居,那天他看到的神秘姑娘就是她生前的模样。

烟壶精说到这儿泣不成声:“本来我想陪公子百头到老,可我的行为被那恶鬼发现后又将我的灵魂打入这鼻烟壶中,如果你记得夫妻之情,就买下这所宅院取出鼻烟壶,早晚供奉,我身上的灾厄就减轻了。不过,我入鼻烟壶之前,已经为公子处理完了后边的姻缘,公子的前妻死后就托生在三十里外的王家庄王员外家。一年后的三月初三,你可托人去求亲,切记,切记!”冯文秀刚想说话,心里一急,鼻烟壶就不见了。

这时就觉有人推他的身子,抬头一看,跟前围了一大群伙计和家人。冯文秀这才知道刚才竟是一梦。于是就对家人说,夫人不要找了。弄得家人面面相觑,不知何意。

第二天,冯文秀重金买下了马市那家客栈的后跨院,在那间房子的西屋角下二丈深的地方,果然挖出了一只梦中模样的鼻烟壶。冯文秀将鼻烟壶抱在怀里,痛哭失声。

到了第二年的三月初三,冯文秀托人去王员外家提亲,一说就成了。媒人回来说,王员外说,小姐求亲无数,不知为什么,就是不嫁,可一听冯家前来求亲,就满口答应下来了。一个月后,冯文秀将王家小姐迎娶进门,新婚之夜,冯文秀掀起红盖头一看,不由又惊又喜,新婚的妻子居然又和彩儿长得一模一样。冯文秀拉着新娘的手来到那只早已供奉在神龛上的鼻烟壶前拜了又拜……

作者:叶雪松

原创故事,版权所有,图文无关

民间故事:烟壶奇缘


猜你喜欢